账号注册找回密码
  微信登录

奇瑰网社区

[资讯头条] 2020,我们公司就这样倒闭了

[复制链接]

335

主题

466

帖子

6277

积分

网站民审组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G币
22
信用
2500
体力
984

周年纪念论坛版主闪耀之星在线达人

发表于 2020-8-7 23:3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免费G币领取活动中
640.webp.jpg


互联网公司没逃过的“2020劫”。

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
文 | 李晓蕾  王琳 周逸斐 杨业擘
头图 | IC Photo

要不是最后的破产清算通知下达,在2020年失业的这群人中,大多都认为公司仍然存在转机。

商业世界向来崇尚丛林法则,一个企业、一家公司的创立与兴盛,倒闭与破产,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现象。但在今年上半年,疫情为这种“新陈代谢”按下了加速键。新能源造车、互联网金融、在线旅游、短视频直播等行业,企业倒下的消息不断传来。哪怕是今年利好的在线教育,也都有公司受大环境遇冷波及。

公司倒闭对员工个人而言,意味着失业、再就业。这些因公司倒闭被迫失业的人中,有人时隔3个月,仍未能找到下一份工作;有人因为突然的失业,搁置自己旅行、结婚的计划;有人对行业失去信心,决定再也不去同类型的公司。

这些倒闭的公司中,有的高管在公司上市前夕被带走,有的新能源汽车在量产前资金链断裂而未能面世,时下正是风口的直播和网红带货行业中,更是出现了批量的倒闭。无数员工裹挟其中,见证了梦想的破碎,也见证了商业世界的潮起潮落。


就好像面前一直有一个大饼,但大饼碎了


宋海昌,供职公司:世界邦,行业:在线旅游

从今年2月底开始,就有同事有疑惑,公司是不是要破产了?公司通知说,因为疫情的原因,要砍掉一半的工资。3月份变成了北京最低工资标准,1540元。6月,公司正式宣布破产。

我做商城的运营工作,我很清楚,自从疫情之后,公司的状况就不算好。从2月份,疫情爆发,之前下单出境旅游的顾客,就开始疯狂退单。直到6月,我们都一直在处理退单,先把钱垫付给客人,再去找供应商要钱。


我们公司从成立就做的是出境自由行的服务,也算是这个领域的明星公司。杨致远、腾讯早期投资人王树都是我们的天使投资人,在行业里可以说是“比上不足、比下有余”。

对旅游业来说,疫情是一记重击,对像我们这样专注做出境游公司来说,更是致命。

公司曾经试图转向国内游,做过一小段时间新疆游,看能不能尝试转型。但也没有大的好转。那阵子武汉刚刚解封,消费者也没有什么出游的信心。公司高层也一直在商量,要怎么应对,是拖下去还是及时止损。


4月份,公司下发通知,让我们去办公室拿回自己的个人物品,我当时心里多少有一些预兆。过了一段时间,听到领导说,公司正在找新的房子,没准找在顺义、燕郊这样比较偏远的位置。但最终也没能实现,有同事无法及时返京,没能回北京,甚至都没来得及处理自己的个人物品。

我去了两趟公司,最后离开的时候我还专门去了一下楼下的7-11便利店,看看有没有什么能买的,没准以后就不来了。


最终,搬办公室的承诺没能实现。大概是5月底,公司通知我们,大概的意思就是公司已经申请破产清算,让我们签署和解协议,公司给我们开离职证明。如果签署和解协议,公司之后会按照资产清算,按照顺位的比例给大家赔偿。当时我们部门的几个同事大概商量了一下,我决定不签和解协议。

我在世界邦待了5年,耗费了很多的时间,这几年也几乎没有休息,最后没有任何赔偿让我离开,这不公平。
640.webp (1).jpg
我们公司有100多人,其中有5、60人一开始决定不签和解协议,走劳动仲裁。但这意味着一直拿不到离职证明,有些同事觉得麻烦,有些找了新的单位急需离职证明,慢慢就越来越多人妥协了。我不愿意妥协。


虽然我们做的是旅游,但本质还是一家互联网公司,公司后期虽然没有996那么极端,但整个公司各个部门,从前台的销售到后台的商城,到技术人员每个部门都是995,很辛苦。就觉得好像前面一直有个大饼一样,想着也许公司将来能上市,或者被收购怎么样。

其实从待遇上,就能感觉到公司后来在整体螺旋式的下降。我刚去的时候,公司整体状况还很好,没过几个月就涨工资,还有团队建设的费用。2018年开始就越来越不行,通话补助费、交通补助费,能取消的都尽量取消了。当时还降了一次薪。


2019下半年,公司开始要求加班,施行995。从正常生理的角度来讲,一天工作十小时,真的很不科学。刚开始,公司走下坡路的时候,我还没有离开的念头,想着能坚持一下,就坚持一下,没想到后来公司竟然彻底没了。


这两年出境游热度一直在上升,但我们公司没有跟上这个潮流。像传统旅行社,不会大起大落,不太会收到资本的影响。携程这样的公司,资本更庞大,抗风险能力也更强。像我们,一旦哪个国家碰到动乱、疫情、自然灾害,都我们都会有直接的影响。这时候,资本都往安全的地方去,不会往危险的地方去。

之前几年我一直没能好好休息,现在也趁机停了下来,想好好再去提升下自己,多学一些技能。出境游相关的工作我不会再找了,兴许几年内,这行都还会受到持续的影响。这段经历也让我反思,长时间只把时间和精力放在一件工作,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必要。我也应该要去关心自己的成长。

6月10日凌晨,老板发了一份全员邮件,正式通知公司即将破产清算。很多人都在微信朋友圈发了“再见”等感慨的话,我倒觉得没什么。这几年也说不上什么可惜不可惜,这无非就是一件出卖劳动力,获得报酬的事情。

本想从0到1造车,最后还是留在了PPT


黄炜,供职公司:博郡汽车  行业:新能源造车

我实在没想到公司的新车,还没量产就倒了。

我是从传统车企出来的,当时进博郡前,也看了好几家造车新势力,可能因为传统车企的经历,当时我对蔚来、小鹏这类互联网出身的公司不太看好,所以挑了博郡汽车。


没进博郡之前,我找过一些资料,了解到黄总(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)之前在大型汽车公司工作,后来自己创业也是为整车企业提供技术服务,这让我有种安心感,觉得有造车经历的人做新能源汽车更靠谱,也更有机会成功。

说实话,公司同事专业水平都不错,很多也像我一样是从传统车企出来的,大家其实都想从0到1做出来一台车。


然而,不知道为什么,整个公司体系非常复杂,有些部门是有负责人的,但却还会再派一个负责人来管理。

你想想,一个部门有两个领导,底下员工听谁的呢?公司这种内耗很严重,而且黄总对公司把控力度也很大,有些细节黄总觉得不行,那基本这个事情就黄了,整个流程只能从头再来一遍,重新规划。
640.webp (2).jpg

在这种工作氛围下,原本公司同事都是非常有激情的,后来明显感觉慢慢被消磨了,很多人也就陆续离开了。

去年初,有一批离职员工投诉公司欠薪,我就感觉到公司资金可能出现了问题。果然,到了下半年开始推迟发工资了。

虽然工资延迟发了,但我还是没有走,总觉得公司可以挺过去,因为拿了各地政府的钱,想着总会出手救下,而且我们也在里面投入了很多,不想看着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。

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觉得非常可惜,我们一开始想得太多,做了多个平台和车型,但我们不是传统车企,没有那么多资金和精力全部做起来,在一款车都没有量产的情况下,同时走三四条线是行不通的。

本来量产一款车就需要耗费很多资金,我们还直接上了多个平台,资金投进去像是一枚硬币扔到了大海里,看不到任何水花。

很快,我们融的钱就烧完了,之后融资就没那么容易了。市面上蔚来、小鹏都出了量产车,我们还是PPT,投资人看不到效果也就不会继续投钱了。

目前我在家待业,虽然一直在找工作,但今年行情太差了,又遇上疫情,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工作,想着要不转行算了。


公司IPO细节都敲定了,猝死在上市前夕


袁丽,供职公司:美利车金融,行业:互联网金融


美利车金融出事儿之前,我们完全没有预料。

从2019年年中开始,CEO刘雁南就在内部告诉我们,公司的计划是在Q3、Q4去美国IPO,时间表已经基本确定。当时,我们要上市项目(汽车金融)的律师还来做相关的培训,主要内容是告诉我们在流程上怎么做才符合上市规定,大家都认为上市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我们当时内部已经在敲定很多上市的细节,比如纽交所外面挂旗的设计,公司内部员工谁参与等等。当时,还计划着,等忙完这一阵子,团队去哪里团建呢。


出事儿当天,核心高管在香港路演,因为原本的计划是11月12日,对外披露定价等信息。但事情出得太突然了,那些高管至今还没有回来。我们当时就是蒙圈的状态,后来GR的团队去打听才了解了一点情况。

很快,美利车金融的深圳团队就解散了,那个团队主要是做现金贷业务,跟这个事情直接相关的。后来,汽车金融的线下业务,比如前端销售就开始裁员,后来中后台也开始裁员,最后,大概小6000人的规模,90%以上都被裁掉了。


现在依然有同事没有出来,他们可能也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,牵扯进去了,对他们而言,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640.webp (3).jpg
有一个同事本来去年11月底要办婚礼的,酒店、请帖等相关事情都安排好了,但是因为这个事情就被耽搁了,他的妻子现在只能硬挺着。

离开公司的最后几天,我们就商量,关于未结算的工资到底该怎么处理。今年1月,公司发了遣散邮件,提到了赔偿,但是大部分员工都没有拿到。很多同事都去仲裁了,但是仲裁之后,依旧没有实质性得进展,因为公司的案子至今没有具体的结论出来,账户已经冻结了,到现在,我还在关注公司案例的进展情况。

美利车金融发展这么多年,我觉得在圈子里面做得还不错,它的黄金时代远远没有到来。因为公司的业务基本是两个方向,一个是金融产业,一个是二手车产业,现在都没有到爆发期,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有点儿可惜了。

出事之后,我很快找到了新的工作岗位,关于未来的职业选择,比较明确的是,我再也不会考虑互联网金融相关的企业。




二次创业一路犯错踩坑,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


黎乐,供职公司:逸辰MCN机构,行业:短视频直播

2020年,我的二次创业又夭折了,公司仅存7个月。

拉下办公室总电闸,锁上门,进入电梯口时,透过玻璃门,我最后望了一眼曾经热闹非凡,如今空空如也的工作室。7个月前,来到深圳准备大干一场的壮志豪情仍刻骨铭心。

2011年,刚毕业的我加入美团,成为负责开拓华南市场的业务员,两年后凭借销售冠军的业绩晋级为销售主管。2016年,精神领袖阿干(前美团点评COO干嘉伟)离职,让我突然失去对美团的热忱。同年11月,我离职去往香港,本来想拿下微信支付在香港的代理权,但是能力不足合作谈崩了。


阴差阳错之下,我和一起赴港闯荡的几个朋友,创办了一家小型的网红营销工作室,第一次创业开始了。2019年8月,香港乱局打破了一切,被迫无奈下我解散了团队,回到了老家东莞。

重振信心后,2019年10月,我带着二次创业梦来到深圳,开了一家短视频公司,以做内容为主。因为我的个人失误,一开始就把公司地址选在了市中心。200多平的办公区,月租2万多,签了一年的合同。50万的创业基金猛然少了20多万,对那时的我来说压力很大,加上设备费、房屋装修费、10多个员工薪水等等必要开销,公司还未正式运营,我已经察觉到资金链断裂的危机。当我去找曾许诺投资100万的朋友时,他变了卦,理由是不懂短视频行业的市场规则。

那时,筹备工作已经基本结束,我也憋着给朋友证明短视频行业是个多金赛道的倔劲儿,选择正常开业。2019年11月,我们开始进入孵化账号阶段。原以为凭借在香港的创业经验,可以快速摸清抖音短视频运营的规律。但两个月后,账号没有丝毫起色,主播、编剧、运营和摄影师的高额人工成本,原本就不多的资金池迅速见底,那段时间我夜夜失眠。


这时,新冠疫情突袭,让公司被迫按下暂停键。原本10多个员工,只留下4个选择坚守公司。公司已经连续4个月负营收,亏了100多万了。面临资金链即将断掉的危险,我实在没有勇气继续做下去了,也不想对不起4位员工的信任,打算让公司转型。

疫情防控形势最严的那两个月,为了生存,我在个人抖音账号开始做直播卖课。主要是教新人做运营短视频运营,30天一期,每期最多收10个学员,每人2999元。那两个月,我赚了3万多。讽刺的是,我开的短视频公司运营4个多月,都没有赚到这些钱。正是这段兼职经历,我发现直播经济的蓝海。

等到4月份全国陆续复工后,公司开始转型重点做直播业务,之前打消投资的那位朋友又主动找到我,投资了30万。我带着30多个主播,做秀场直播和带货直播。秀场直播迫于带货主播人选不足,公司的一位原做运营的老员工,主动要求做带货主播。但我在搭建供应链时,又犯了大错。我放弃了在广州很有产业优势、而且毛利高的服装行业,选择了运输成本高、耗损高的水果市场,以至于后面的带货之路越来越艰难。

秀场直播也开始问题重重。入住抖音平台做秀场直播时,抖音政策已开始改变,红利越来越偏向于个人主播。但是我以为,还可以蹭一波红利。没意料到的是,抖音政策一直在频繁变动,后期给个人主播的佣金比例已经调整到50%,工会被打压得很厉害。此外,直播内容的审核越来越严格,经常提示直播内容过于露骨,甚至直接封店。有一次,公司一个主播的打赏礼物已经达到了1万块钱,结果提示内容过于露骨后直接封号了。

原本依赖秀场直播创造主营收,没想到频频受阻。加之带货销售量也不高,我朋友投资的30万即将耗尽,公司资金又开始吃紧。原本我打算把老家东莞的房子抵押,贷款维持公司资金流。但是半个月前,得知自己暗恋的一位公司女主播,和运营部门经理发展成了男女朋友关系,让我特别闹心。

资金链频繁断裂,加上情感不顺,我一下失去创业的激情。前几天,我决定关闭公司,离开深圳。变卖所有设备和物料,给全体员工发完工资后,清算了一下手头剩余的全部资金,还剩9万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

我打算回老家,如果有合适的工作机会,就帮其他企业做运营工作,再也不想创业了。


刚实现盈亏平衡,“暴毙”在希望的大门前


百丰,供职公司:触手TV,行业:移动直播

其实我现在不太愿意聊公司,毕竟很多媒体都比较热衷“挖坟”写触手,可能我们算是2020年倒下的知名公司了吧。

我的Base在上海,实际上当时没有太感受到公司快不行了。了解直播行业的朋友可能知道,2018年我们和熊猫TV都不太行了,后来我们就实行了开源节流一系列措施,在2019年情况就已经变好了。

在2020年1月份的触手“乐fun之夜”颁奖典礼上,我们副总裁杨淑玉还提到,触手直播2019年全年营收大概在6亿元左右,目前已经实现盈亏平衡。

我们确实没有怎么签约大主播,很多主播都是自己培养起来的。公司的福利政策也没有怎么变过,因为创业公司本身也没什么大的福利政策。公司整体300多人,本身也不算庞大。

我们一直觉得活下去,甚至上市也是有机会的,可是一切在2020年发生了转变。


2020年对所有公司都是个劫,从业务基本面看都还正常,我们春季还搞了王者荣耀新人赛,其他一些活动也在推进,包括日常流量也没有大变化。但我估计这时候公司盈利情况和资本层面已经发生质变了。


触手的用户基本是三五线那些餐饮老板或者其他行业的个体户,疫情中这些老板自身的业务不行了,肯定影响他们的打赏投入。

还有核心的一点,就是我们实施对主播收取“通道费”比较晚了,通道费的解释就是,在主播提现时扣除一部分。这种费用不仅虎牙斗鱼这些直播平台早就有了,甚至比心这种陪练平台也早就有了。我们今年才开始实施,其实在行业算很晚的了。


估计内部无法实现盈利,外界资本就开始不看好吧。此前百度投资过我们,现在抖音和快手的直播业务起来后,也许就不敢继续投资我们了。其他财务投资机构更不敢趟直播的深水,公司高层预料到结果后,估计也就主动选择倒闭了。

触手一般发工资是在6月5日,同意主动离职的员工,在6月3日就发工资了,我们和主播都没有赔偿。不过,部分主播确实存在没有结算完工资的情况。

公司也没有太坑员工,所以大家都很平静的离开,包括6月末CEO在视频中宣布的倒闭消息,大家也没有哭哭啼啼,面对现实接下来再去找工作。


怎么说呢,遗憾肯定是有的,毕竟触手曾是移动直播第一平台,如今不仅没吃到红利,还突然死亡了。现在触手的头部主播都转到快手了,可能快手、抖音,甚至B站直播才是未来吧。


(应受访者要求,宋海昌、黎乐、袁丽、百丰、黄炜为化名。)

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(ID:tech618),作者:Tech星球,授权奇瑰网社区转载发布。


稿源:Tech星球公众号





上一篇:优酷上线短视频自媒体平台优酷号 已向创作者开放入驻
下一篇:越过了无数餐饮“山丘”,吉野家们却早已无人等候
最新资讯,网红爆料,科技资讯,八卦娱乐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账号注册  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关闭

网站最新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( 粤ICP备20013252号-1  
Copyright © 2014-2020 奇瑰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